遥感人员主动满足国家的需求,稳步前进了十年。

2008年5月17日晚10点30分,汶川地震后五天,在该单位值班的研究人员雷立平和刘梁云正在看遥感地图,突然发现六个醒目的红色字符:SOS700在灾区曹坡镇一所小学的屋顶上。 他们很快向领导层报告了这一不幸消息。 然后,在白春丽总统的领导下,科研人员连夜向中央领导汇报。 后来,军用直升机飞到曹坡镇的建筑附近,从那里的8个村庄营救了700人。 由于道路和通信完全被切断,遥感信息在拯救700人的生命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 这一事件在当时引起了很大反响,并被新闻媒体广泛报道。 近日,中国科学院汶川地震灾害遥感监测与灾害评估工作组举行论坛,讨论将科技救灾工作评选为“中国科学院改革开放40年40项标志性科技成果” 中国科学院院士郭华东回忆说,当他在汶川地震后看到遥感图像时,他仔细分析并认为北川县已经遭到严重破坏,房屋倒塌、山体滑坡、桥梁倒塌和地震湖泊受到威胁。北川原址的重建也将受到次生灾害的威胁,其他地方的重建势在必行。 在此基础上,中国科学院向中央委员会提交了《关于北川县建设和将北川县列为国家地震遗址的建议》 同年11月初,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在另一个地方重建北川的新县城。 正因为遥感技术在汶川地震救灾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国家科技部和中国科学院在当时的中国科学院地球观测和数字地球中心建立了一个由13个部委参与的“空信息和数据分析咨询与共享机制,每天重点关注灾害遥感监测评估技术和数据方案。 地球大数据特别办公室主任严东梅回忆说,在救灾服务中,中国科学院遥感人员突破了突发重大地震灾害信息快速提供和应急响应的三大关键技术:全天候卫星-飞机协同观测和数据处理技术、灾害遥感信息分析和快速评估技术、海量遥感数据实时共享和应用技术 中国科学院遥感人员也是在参与救灾服务的工作中培养和提高了自己的能力:生产效率提高了10倍,例如卫星图像的数据处理从2小时减少到12.5分钟;在玉树地震监测中,2小时内从地震灾区共返回250GB的空气空遥感数据。 郭华东院士表示,2008年汶川地震后两天内,我们获得了第一张灾区航空空遥感图像。2010年玉树地震后,我们在8小时内完成数据采集,24小时内上报灾害信息,支持国家救灾决策。2013年庐山地震后,我们的能力进一步提高,遥感数据采集和灾区导航空遥感影像制图将在2小时内完成。 5月12日汶川地震期间,中国科学院的遥感人员暂时集中在一起,积极寻找救援需求。 当时加班一个月的韩笑回忆说,我们每天下午3点见面,看看谁需要什么数据,我们能提供什么数据。 当2010年青海玉树地震、甘肃舟曲泥石流灾害、2013年四川雅安地震、2014年云南鲁甸地震等灾害到来时,中国科学院遥感人员形成了一套应急机制。他们不需要打电话,而是自愿加班。他们整理了灾区的震前(灾前)遥感地图,放在网站上供国家各部门和有关单位免费下载,并收集了各单位可能需要的数据。 地震区遥感地图完成后,也将尽快提交给中央政府和抗震救灾指挥部。 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需要遥感技术服务,但这不是一项自上而下的任务 这种服务需求也是中国科学院遥感人员一点一点摸索,一步一步对接出来的 正是由于中国科学院遥感人员的开拓性努力,遥感在过去十年中已成为“主导”技术,并被评为“中国科学院改革开放40年来的40项标志性科技成果” (记者李大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葡京威尼斯真人 » 遥感人员主动满足国家的需求,稳步前进了十年。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