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人民检察院等部门发布《关于处理威尼斯非法集资刑事案件的意见》

1月30日,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官方微博报道,最高人民检察院牵头与最高人民法院、公安部联合研究起草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将于2019年1月30日发布实施。

《意见》共12条,主要规定了处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集资诈骗等非法集资刑事案件的实体法、法律程序、政策控制和工作机制的适用。

在实体法的适用中,首先是澄清非法集资的“非法性”。

办案机关应当根据国家有关财务管理的法律法规认定“违法”。国家有关财务管理的法律法规仅在原则上规定的,可以参照中央银行、中国保监会、中国证监会等行政部门根据国家有关财务管理的法律法规或者国家有关财务管理的法规、办法、实施细则等规范性文件的规定制定的部门规章进行认定。

二是明确单位犯罪的认定。

从事非法集资活动的单位,其全部或者大部分非法所得归该单位所有的,视为单位犯罪。

个人设立的从事非法集资犯罪活动的单位犯罪的,或者该单位成立后以从事非法集资犯罪活动为主要活动的,不作为单位犯罪处罚,对组织、策划、实施非法集资犯罪活动的单位人员,依法追究自然人刑事责任。

判断一个单位是否以实施非法集资犯罪活动为主要活动,应当根据犯罪活动的数量、频率、持续时间、规模、流向、人力物力投入、单位的正常运转、犯罪活动的影响和后果等因素进行综合考虑和认定。

三是明确下属单位参与的处理方式。

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应当对涉及的单位进行深入调查,包括上级单位(总公司、母公司)和下级单位(分公司、子公司)的主体资格、级别、关系、地位、职能和资金流向等,并依法予以处理。

首先,上级单位已被认定为单位犯罪,下级单位实施非法集资犯罪活动,且全部或大部分非法收入属于下级单位的,下级单位也应被认定为单位犯罪。

上级单位和下级单位构成共同犯罪的,应当根据犯罪单位的地位和职能确定犯罪单位的刑事责任。

其次,上级单位被认定为单位犯罪,下级单位进行了非法集资犯罪活动,但如果全部或大部分非法收入属于上级单位,下级单位不单独认定为单位犯罪。

涉嫌在下级单位犯罪的,可以作为上级单位的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此外,如果上级单位不被认定为单位犯罪,下级单位被认定为单位犯罪,那么在上级单位组织、策划和实施非法集资犯罪的人员,一般可以按照自然人与单位共同犯罪,与下级单位共同处理。

但是,上级单位和下级单位都不认定为单位犯罪的,对上级单位和下级单位的组织、领导、管理和协调起主要作用的主管人员和个人,应当作为主犯,对积极参与非法集资犯罪的其他人员,应当作为共犯,作为共同犯罪的自然人处理。

第四是明确识别主观意图。

针对司法实践中如何认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犯罪意图的问题,显然应当根据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就业状况、专业经历、专业背景、培训经历、吸收资金的方式等证据进行综合分析和判断。

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采用欺诈手段非法集资,符合司法解释的有关规定的,在集资诈骗罪中视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

第五是确定犯罪数量。

鉴于司法实践中从亲友及其他特定对象吸收的资金以及再投资的资金是否计入犯罪金额的问题,规定从亲友或单位内部人员吸收的资金分三种情况计入犯罪金额,募集参与人追缴本金或取得收益后再投资的金额不予扣除,但可酌情考虑量刑情况。

第六是明确国家工作人员的法律责任。

条例规定了国家工作人员在预防和处理非法集资中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五种情形,有利于督促国家工作人员履行职责。

在诉讼程序上,一是明确处理跨地区非法集资刑事案件的管辖原则:如果多个公安机关都有权立案侦查跨地区刑事案件,则主要犯罪地区的公安机关一般会作为案件的承办单位,对主要犯罪嫌疑人进行立案侦查,并移送审查起诉。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其他犯罪地公安机关将立案侦查,并将犯罪嫌疑人移送当地审查起诉。

管辖不明或者有争议的,按照有利于查清犯罪事实、有利于诉讼的原则,由其共同的上级公安机关协调确定或者指最高人民检察院等部门发布《关于处理威尼斯非法集资刑事案件的意见》定有关公安机关作为案件主办地立案侦查。管辖权不明确或者有争议的,上级公安机关应当按照有利于查明犯罪事实和提起诉讼的原则,协调、确定或者指定有关公安机关作为案件的侦查主体。

需要请求批准逮捕、移送审查起诉、提起公诉的,分别立案侦查的公安机关所在地的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应当受理。

对于重大、疑难、复杂的跨地区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公安机关应当通知同级人民检察院和人民法院,协调确定或者指定案件的侦查地点。

人民检察院和人民法院应当参照前款规定,确定主要犯罪发生地为立案地,其他犯罪发生地为分别处理地。犯罪发生地的人民检察院和人民法院负责起诉和审判。

二是对办案机关追回和处置涉案财产提出具体要求:对于跨地区非法集资刑事案件,案件承办地办案机关应当及时收集涉案财产,做好统一资产处置的基础工作。

其他涉案办案机关应当及时查明涉案财物,明确其来源、去向、用途和流通,依法办理查封、扣押、冻结手续,并制作详细清单。扣押的款项应当建立明细账,扣押后应当立即存入办案机关的唯一合规账户,并向案件所在地办案机关提供相关信息。

意见指出,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应当严格按照刑事诉讼法和有关司法解释的规定,移交、审查和处理涉案财物。

对审判时尚未追回或者尚未全部退还的违法所得,人民法院应当决定继续追回或者责令退还赔偿,由人民法院负责执行,处理违法集资的职能部门、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等负责处理。会合作的。

人民法院依法对涉案财产作出判决后,有关地方机关和部门应当在处理非法集资的职能部门的统筹协调下,切实履行合作义务,综合运用各种手段,做好涉案财产的拆除、财产变现、资金筹集、资金提取等工作,确保实际损失最小化。

在政策控制方面,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问题得到了澄清。

办案机关应当根据犯罪人的客观行为、主观恶性程度、犯罪情节及其地位、职能、级别和职务,综合判断犯罪人责任的严重性和刑事侦查的必要性,并按照区别对待的原则对涉案人员进行分类处理。

在工作机制方面,首先是要求案件主持人和其他涉案办案机关密切沟通、协调和促进工作,共同建立和完善证据交换和共享机制。

第二,对处理非法集资的职能部门、有关行政部门、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和人民法院做好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的衔接做了具体规定。

资料来源:凤凰网WEMONEY。

声明:本条不构成投资建议。请指出重印的来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葡京威尼斯真人 » 最高人民检察院等部门发布《关于处理威尼斯非法集资刑事案件的意见》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