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为可持续债务做好准备,稳定增长的利器从鞘中出来。

商业银行发行可持续债券的主要目的是补充资本。在当前广义信贷政策的指导下,它将为未来广义货币向广义信贷的转移创造一个更好的环境。私营企业的信贷和信用债券有望受益。 随着年底的临近,在中国人民银行的关怀下,资本波动趋于缓和,债券市场交易趋于清淡,市场关注的焦点转向2019年。 随着商业银行发行可持续债券的逐步发展,这将为补充银行一级资本开辟更便捷的途径,为广义货币向广义信贷的转移创造条件。 中国人民银行近日宣布,12月25日,国务院金融委员会办公室召开专题会议,研究多渠道支持商业银行补充资本、推动可持续债券发行尽快启动的相关问题。 2018年,中国人民银行并不是第一次提到发行永久债券来补充银行资本。早在2018年2月,中国人民银行就发布了《中国人民银行[2018年公告第3号》,以规范银行业金融机构发行资本补充债券(包括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和二级资本债券)。 今年3月,中国保监会还发布了《关于进一步支持商业银行资本工具创新的意见》,建议增加资本工具的种类,包括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可转换二级资本债券、定期转换资本债券和具有完全吸收损失能力的债务工具等。 为什么监管机构一再提到可持续债券的发行?发行可持续债券对银行意味着什么?笔者认为,可持续债券的发行将成为开放广义货币向广义信贷传导的关键环节,并将影响货币市场和债券市场的供需平衡。 什么是可持续债务在我们弄清楚银行发行可持续债务的原因之前,我们需要首先澄清什么是可持续债务的工具。 顾名思义,所谓可持续债券是指没有明确到期日或非常长期的债券,即理论上永久存在的债券。 与普通债券相比,永久债券有许多共性,如在银行间或外汇市场发行,投资者可以定期获得利息等。然而,永久债券也有许多不同于普通债券的特点,如投资者无法在特定时间点获得本金,偿还顺序是在普通债务和次级债之后,发行人有权决定无违约延期支付利息(但发行人在延期期间不得支付股息或减少注册资本),发行人有赎回的选择权,许多永久债券有息票利率重置或跳跃机制等。 由于存在一系列对发行人有利但对投资者不利的条款和条件,可持续债券的发行人相对较少。目前,中国以中央企业和地方国有企业为主,票面利率相对较高,评级低于同一发行人的其他债券。 可持续债务在中国不再是新事物。自武汉地铁集团有限公司于2013年发行中国首笔可持续债务(13武汉地铁可再生债务)以来,中国可持续债务市场经历了长足发展。 截至目前,持续发行债券1174只,持续规模超过1.68万亿元。自2018年以来,已发行400多种持续债券,持续规模超过5400亿元。 然而,迄今为止,商业银行尚未发行可持续债券。 银行补充一级资本的有效工具发行永久债券的主要目的是补充资本,更确切地说是一级资本 根据现行《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以下简称《办法》),商业银行资本分为一级资本和二级资本,其中一级资本又分为核心一级资本和其他一级资本。 本办法对商业银行有最低资本要求。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分别不得低于5%、6%和8%(资本充足率计算公式为(对应资本总额扣除)/风险加权资产×100%,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和一级资本充足率计算公式分别用核心一级资本和一级资本代替总资本) 除最低资本要求外,《办法》还规定,商业银行还需要满足储备资本(2.5%)、反周期资本(0-2.5%)和系统重要性附加资本(系统重要性银行为1%,其他银行为零)的要求,核心一级资本必须满足这些要求。因此,系统重要性银行和其他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必须分别达到最低8.5%和7.5%。 然而,在中国人民银行近年来创建的精神创伤和痛苦评估机制中,资本充足率也是核心评估指标之一,属于一票否决指标,与广泛的信贷增长率直接相关。因此,对银行资本充足率的评估要求更高。 未来,随着TLAC等新巴塞尔协议规定的监管目标的逐步实施,银行资本充足率需要逐步达到20%以上的水平,因此银行对补充资本的长期要求很高。 由于银行报表中的大部分资产配置行为都需要消耗风险资本,在资本充足率评估日益严格的背景下,银行要想在保证资本充足率符合标准的前提下保持一定的资产扩张速度,就必须补充足够的资本。 尤其是在监管机构要求银行增加信贷以支持实体经济和帮助稳定增长的情况下,银行补充资本的需求就更加迫切。 银行应该如何补充资本?除内部资本补充方式(资本公积、盈余公积、未分配利润等)外。)商业银行补充核心一级资本的外部方式主要是普通股(首次公开发行、固定增加、可转换债券转换等)。),补充其他一级资本的外部方式主要是优先股和永久债券,二级资本的补充方式主要是二级资本债券 其中,核心一级资本最难补充。无论是首次公开发行、固定增持还是可转换债券发行,都需要经过批准,而且需要很长时间。在一级资本的其他辅助工具中,优先股需要在交易所发行,这也很复杂,而永久债券的发行相对容易。二次资本补充相对容易,成本相对较低,今年累计发行4000多亿元。 因此,随着银行在未来开始发行可持续债券,这将为银行补充一级资本带来更加便捷和相对可控的新方式。 但是,应该指出的是,由于对资本补充工具监管的严格要求,商业银行发行的未来永久债券将不包括利率跳跃机制和其他赎回激励,而必须包括减记或转换条款。 对债券市场而言,可持续债券发行的影响主要集中在两个层面 一方面,商业银行发行可持续债券将在一定程度上增加债券的供应量,转移部分债券的配置需求,特别是长期利率债券和高等级信用债券的配置需求,因为商业银行的信用风险相对较低,可持续债券的利率普遍优于利率债券和评级相同的信用债券。 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商业银行发行可持续债券的主要目的是补充资本,为未来的资产扩张打开一个空窗口。在当前广义信贷政策的指导下,银行资本的补充将不可避免地为未来广义货币向广义信贷的转移创造更好的环境。私营企业的信贷和信用债券有望受益。 然而,由于发行永久债券的成本很高,利率债券的配置无法弥补这一成本,因此发行永久债券对利率债券的好处有限。 众所周知,广义货币向广义信贷的转移预计将加快。从信贷资产负债表的角度来看,M2的变化可以大致与贷款、债券投资、股票和其他投资、外汇账户、金融存款和其他项目的变化相适应。 M2 11月份的增长率与10月份持平,保持在8%的历史低点。对比2017年11月和2018年10月的数据不难发现,M2 11月的低增长率主要受财政存款季节性过度投资、债券投资增长率低、股权及其他投资持续下降和其他项目下降的影响。 11月,中央银行和金融机构的金融存款下降率达到2012年以来的新高,表明2018年11月的金融支出速度大幅加快。 因此,即使信贷供给超过历史季节性,在上述因素的拖累下,M2增长率仍徘徊在历史低点,低于历史同期水平。 从不同类型银行的资产配置行为来看,10月份大量流动性释放,导致各类银行在央行存款大幅减少。中小银行在流动性宽松的过程中受益最大,贷款、债券等资产全面扩张。 然而,总体而言,10月份信贷扩张的减幅效果不明显,货币政策宽松尚未完全传导到实体经济。 11月,这种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随着决策者不断推出刺激小微企业和私营企业融资的政策,信贷扩张开始显著加快。一方面,衍生存款增加,储备存款显著增加。另一方面,与10月份相比,信贷扩张明显对股票和其他投资、回购和其他银行间业务产生挤出效应,证明随着政府对货币政策传导的重视程度提高,货币政策的有效性开始逐步提高。 至于货币市场的流动性,笔者认为没有立即担心流动性,但也没有预见的必要。 展望未来,在新年和春节前的时间窗口,流动性存在大幅波动的风险。中央银行主要投入流动性来对冲资本表面的干扰。继续或增加积极回购的可能性非常低。10月份定向正回购将逐渐到期,并在未来注入流动性 然而,在央行稳定中性的货币政策基调依然持续的背景下,如果居民投入的基础货币在春节后回归银行体系,资本将变得过于宽松,这并不排除央行重启正回购的可能性。 随着2018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进一步强调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广义货币向广义信贷的传导有望在2019年进一步加快,其对经济的支撑作用将逐步显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葡京威尼斯真人 » 银行为可持续债务做好准备,稳定增长的利器从鞘中出来。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