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邦调查局、谷歌和苹果会被美国政府分割吗?

6月3日,美国司法部和联邦贸易委员会(FTC)正式对脸书、谷歌、亚马逊和苹果展开反垄断调查 几天后,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也宣布将对大型科技公司是否不利于市场竞争进行调查和听证。 与此同时,民主党候选人和参议院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Warren)甚至将拆分这家科技巨头作为自己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的竞选平台。 消息一传出,相关科技公司的股价就遭遇大幅下跌:仅在6月3日,脸书、谷歌母公司Alphabet、亚马逊和苹果的股价分别下跌7.5%、6.1%、4.6%和1%,市值蒸发1370亿美元。 ●四大技术巨头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vision china USA)享受了一段美好时光,他们的成功部分归功于宽松的反垄断监管环境:自21世纪初微软反垄断案以来,美国政府对技术公司的反垄断调查逐渐下降。 为什么美国政府今年突然加强了对科技巨头的反垄断监管?前微软反垄断案给我们带来了什么启示?四大科技巨头真的面临被拆分的风险吗?尽管近年来几个主要的技术巨头受到欧盟的反垄断调查和处罚,但在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美国政府对技术巨头的反垄断监管相对宽松。 哥伦比亚教授蒂姆·吴(TimWu)表示,谷歌在过去20年里收购了270多家公司。其中,2011年和2014年分别有34家公司被收购,平均每十天“买就买”。 Facebook也不甘示弱,在过去9年里收购了90家公司,包括著名的Instagram收购案。 尽管科技巨头通常通过收购竞争对手来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或主导地位,但脸谱网和谷歌的收购项目都已获得美国反垄断监管机构的批准。 得益于宽松的反垄断执法环境,主要技术公司近年来取得了爆炸性增长。 例如,在脸谱网收购Instagram获得批准后,这两个社交平台上的活跃用户数量持续创下新高:脸谱网每月活跃用户现已超过23亿,而Instagram每月活跃用户也超过10亿。 此外,苹果和谷歌占据了美国市场手机应用消费的95%。在全球范围内,谷歌和脸书占数字媒体广告总支出的65%。 ●2007年,谷歌北京办公室/视觉中国虽然科技巨头的地位越来越不可动摇,但美国公众似乎很长时间对此没有意见。 他们享受技术巨头提供的低成本甚至免费的创新产品,而技术巨头通过不断吸引新用户和收集大量用户数据来进一步扩张。 然而,在过去的一年里,美国社会对科技巨头的信任度直线下降。 从根本上说,技术巨头未能保护数据隐私是一个重要原因。 2018年,脸书的“剑桥数据门”(Cambridge Data Gate)透露,一家名为“剑桥分析”(CambridgeAnalytica)的公司已经收集了5000万脸书用户的数据,并在没有用户授权的情况下将其用于政治分析,而一些选举团队则利用数据分析在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投放准确的政治广告,试图影响公众舆论。 由于这一事件,美国政界、学术界和公众舆论逐渐达成共识,要求加强对科技巨头的监管,以更好地保护消费者权益。 许多学者和政治家甚至提出要拆分主要的技术巨头,并借鉴世纪之交微软反垄断案的执法思维,以防止技术巨头对技术产业甚至真实产业形成垄断。 ●2018年4月,脸书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出席了20世纪末美国众议院听证会/微软在vision china,他不仅是科技行业的领导者之一,也是以技术和网络为核心的新经济形态的代言人。 但是微软在世纪之交几乎失去了一切。 2000年,华盛顿特区的美国联邦法院裁定微软违反了反垄断法律法规,要求微软将视窗系统业务和非视窗系统业务分成两部分。 法院认为,微软不仅获得了个人电脑操作系统的垄断地位,还利用其垄断地位迫使软件开发商只开发适合视窗操作系统的软件,从而间接攻击与视窗竞争的其他操作系统。 法院还认为,微软试图通过捆绑视窗和工业工程浏览器来垄断浏览器市场。 尽管微软最终避免了上诉分裂的命运,但其反垄断事实是由上诉法院决定的。 最后,他们不得不选择与政府和其他受影响的公司和解,并实施了一系列后续整改措施和经济补偿。 ●1995年,比尔·盖茨在巴黎展示视窗95操作系统/网络的案例在美国科技界、经济界、学术界和政界引起了相当大的轰动。 当时,大多数评论观察家对微软的处罚持保留或批评态度,认为政府干预不仅不利于科技公司的创新发展和消费者的福利,也损害了市场的自我监管能力。 批评家认为,法律的滞后跟不上科技创新的步伐。 一些智库甚至表示,攻击微软是在攻击美国科技企业的国际竞争力。 在过去的20年里,谷歌和脸书等一系列新技术巨头似乎让人们忘记了曾经强大的微软,但微软反垄断案的深远影响正在逐渐发酵。 从微软的经验中得知,这些技术巨头在处理当前的反垄断调查时非常谨慎。 大多数行业观察人士和学者认为,这四大技术巨头不太可能像微软那样面临几近分裂的风险,但它们仍可能面临一系列处罚和纠正措施。 在四大科技巨头中,脸谱面临着最严峻的反垄断执法考验,其两大社交媒体平台脸谱和Instagram也面临着一定的分离风险。 从反垄断执法的角度来看,脸谱在收购后关闭被收购的科技公司可能会损害市场竞争。 据学者统计,自2007年成立以来,脸谱网已经进行了92次收购,其中37次已经关闭,一些关闭的科技企业很可能成为脸谱网在某些细分市场的强大竞争对手。 尽管苹果的反垄断风险没有脸书高,但苹果垄断苹果商店的事实已经引起了执法机构的关注。 反垄断执法机构可能会仔细检查苹果是否滥用其在应用市场的主导地位,并迫使开发商收取30%的佣金。 音乐流媒体公司Spotify今年早些时候向监管机构抱怨了不公平竞争:在Spotify看来,苹果通过向Spotify收取高额佣金来打击Spotify的盈利能力和竞争力,从而间接为苹果自己的苹果音乐应用争取更多用户。 ●2018年4月3日,Spotify在纽约证券交易所/谷歌视觉中国上市,尽管今年受到欧盟反垄断执法机构的严厉处罚,但其在美国的反垄断风险相对减轻。 一些分析师还指出,如果美国监管机构试图分拆谷歌(如Youtube和谷歌),谷歌的市场估值甚至可能进一步上升。 宾夕法尼亚大学教授霍温坎普认为,如果监管者想要拆分Youtube和谷歌,他们必须详细解释这种拆分将如何促进市场竞争。 与脸谱网持续关闭竞争对手相比,分拆谷歌不同业务的法律挑战相对较大,分拆的经济意义仍有待商榷。 亚马逊面临相对较低的反垄断风险。 根据美国反垄断法律法规,亚马逊的市场份额并不是在每个细分市场都很高,因为它的行业和产品范围很广,而且不太可能受到反垄断处罚。 时间可以追溯到19世纪末美国的“镀金时代”。 随着美国经济的快速增长,各行各业的并购高度集中:大公司的垄断地位越来越不可动摇,而财富的积累并没有惠及广大人民群众,社会贫富差距不断扩大。 正是在这个时代背景下,美国社会反思了大公司的垄断行为,并最终在1890年通过了第一部反垄断法《谢尔曼法案》(Sherman Act),作为对当时美国社会经济问题的回应。 ●美国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主席约翰·谢尔曼于1890年/维基百科提出了谢尔曼法案。《谢尔曼法案》通过21年后,反垄断法的力量得到了真正的展示。 1911年,美国最高法院裁定标准石油公司的一系列反竞争行为违反了反垄断法,并决定将其拆分为34家独立竞争的公司。 1914年,美国国会颁布了克莱顿法案和联邦贸易委员会法案。这一系列的行为和判决不仅确立了反垄断法在美国经济和法律中的地位,也对现代政府在市场竞争中应扮演的角色做出了全新的解释。 然而,在20世纪80年代,美国的经济危机和法律经济运动的兴起导致美国法律界重新考虑反垄断法的目的。 以最高法院法官罗伯特·博克(RobertBork)为代表的芝加哥学派认为,反垄断法应该以经济效率为出发点,以提高消费者福利为目标,允许市场自发监管,并对政府的反垄断调查和执法采取怀疑态度。 ●罗伯特·伯克(右)和里根/维基百科(Reagan /Wikipedia)此后,美国反垄断审查和执法逻辑一直以消费者福利的衡量为基础,消费者福利已经降低到消费者购买的商品或服务的价格。 根据这一逻辑,只要企业的兼并或收购不提高消费者为服务或商品支付的价格,这种兼并或收购被反垄断监管机构阻止的可能性就变得非常小。 正是在这一执法框架下,美国反垄断监管机构近年来没有停止这些技术巨头的持续并购活动。由于宽松的反垄断监管逻辑,科技巨头的规模也越来越大。 但是消费者福利应该简单地定义为消费者支付的价格吗?这种逻辑显然是有问题的。 脸书的“剑桥数据之门”(Cambridge Data Gate)让公众意识到,科技巨头的力量并不局限于经济领域,而是渗透到了政治和社会的方方面面,我们的生活实际上被大型科技公司所掌控。 消费者福利不应简单地定义为消费者支付的产品价格;相反,消费者的信息隐私、获得准确信息的能力以及选择不同竞争产品的自由都应包括在消费者福利中。 美国社会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镀金时代。 在过去的20年里,75%的美国工业变得更加集中。在过去的40年里,美国上市公司的总数减少了50% 与此同时,美国的贫富差距越来越大,1%的人口占据了近40%的财富。 当科技巨头深入个人生活和财富的每一个细节时,科技和工业都在高速集中,反垄断法能像100年前那样改写美国的经济和社会秩序吗?这可能是许多美国人的期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葡京威尼斯真人 » 联邦调查局、谷歌和苹果会被美国政府分割吗?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